直击腐败

山西永济邮储千万存款诈骗案调查

时间:2016-7-25 18:28:45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2944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 在存款人和邮政局人员面对面质证时,双方各以隐晦的语言暗示:是对方的人出卖了存折上的关键信息

     中间人以“高利息”招揽顾客将钱存入银行,然后再将钱从银行弄出来放贷。资金外放生息,存款人、中间人、银行协助人员都可分得额外好处。去年7月28日,(山西)永济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,对永济邮政储蓄存款诈骗案进行调查。该案涉及资金2600余万元,其中近千万元已被套走。案件涉及永济市的城东、城西、电机厂、北郊、城关等多个储蓄所。今年春,城东储蓄所主任被抓了,城西储蓄所主任跑了,霎时鸡飞狗跳,一片狼烟。目前,该案已进入起诉阶段。

贪高息,200公里外存钱

       在此次永济邮政储蓄存款诈骗案中,被套住的存款人基本都是临汾人。其身份,有商人,有退休干部,有在职公务员……他们为什么要到200公里外的永济市去存钱?

       是因为有人支付给了他们非同寻常的高息:每万元月息达110元。这笔高息从哪里出?存款人怎么去找?款项存入银行后通过什么手段马上提取出去——所有这些,都有一种“资金贩子”或者叫作“放款人”的人群在其中操作。在临汾,有一批人游走在各种金融单位,专职以此为生。他们是银行高息揽储时期催生的特殊人群,通过介入各种各样合法或者非法的“资金生意”来赚取佣金——A行某所在月底急需一笔100万元的存款,如果有,则能领到5万元的奖金。那么,资金贩子就有本事从B行马上拆借到100万存入A行,然后获取那5万元中的一部分。资金贩子打点了关系户后,剩下的就是他的收入。

       临汾市秦蜀路尧丰市场里的陈社杰、张仙宝、张晓东、彩云儿4人共存到永济195万元,就是在认识了一个叫作杨洁的放钱人之后做出决定的。

      陈社杰在尧丰市场南面开着一个粉条铺子。去年6月的一天,他的摊位前来了一个打扮时尚的摩登女,买完粉条,这个女子好像很随意地询问陈社杰,他们一般都选哪家银行存钱。陈如实回答后,这个女郎向他透露:她可以介绍他们到一家可以得到更高利息的银行去存款,而且这家银行也同样是国有银行,按时取款,毫无风险。

        陈社杰和他的老朋友张仙宝以及张晓东等计算后都动心了。如果说一个偶然结识的女子还不太靠谱的话,她说的存款到永济邮政储蓄所不会有风险却无可置疑。

        既能得到额外高息,还可从邮政储蓄得到正常利息,于是,2007年6月30日和7月2日这两天,由杨洁亲自开着一辆轿车接送,张仙宝、陈社杰、张晓东、彩云儿等人在永济市城东邮政储蓄所分别存入80万、55万、50万、10万共计195万元。存入款项的同时,他们从杨洁手里分别得到11万元、5万多元等数额不等的高额利息。

       同样在2007年6月30日至7月初这个时段,同样在永济市城东邮政储蓄所,还有冯玉莲、李珺、张双林等人在另一名“放款人”许智松的带领下存入140多万元……据李珺回忆,许智松是她的同学冯玉莲在广场锻炼时认识的,据说是“跟着他放钱很保险”。李珺和冯玉莲来到永济时,又遇上了张双林、张仙宝等来存钱的临汾老乡。共同的想法和做法让他们相遇相识,他们想不到,这时认下的朋友,将在紧接着持续一年多的追回存款的行动中并肩战斗。

银行存款“被耍”秘诀

         银行存款要怎么操作,才可能既借“国”字号银行信誉保证资金安全,又能获得高额利息?

       这个途径就是通过一些特殊手段,将钱从银行弄出来去放贷。贷款在一个约定的时间内收回来,再放回去,一个周转完成,利息也就产生了。社会上急需用钱的人很多,银行贷款程序慢而且极难获得,地下高利贷市场即由此产生。

      如果这个周转顺利完成,资金是安全的;即使一个周转无法完成——借贷人出了事或破了产,还不上本息,只要资金贩子能不断吸引到另外的存款,资金返还也没问题。他把乙的存款先支给甲,再用丙的存款给乙,倒腾一下就行了。因此,这种将银行存款倒贩出来搞体外循环的生息方式隐蔽性很强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资金外放生息,存款人、中间人、银行协助人员都可分得额外好处,没有人愿意捅破这个行业黑幕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这类案件通常在以下情况下才暴露出来:一是中间人(资金贩子)拆补的窟窿太大,后续存款赶不上前期存款到期的速度,资金链断裂,许多存款人到期后取不出钱来,导致崩盘。二是一个大额用款人突然死亡或出了其他事故,专给他放款的中间人就可能被套牢,导致这一条线上的存款人都到银行逼款而事发。三是银行内部监管体制发现一些存取款异动,比如大额款项在短短几天内先存后取,一个时间段内委托挂失频发等,他们自查,也可能发现这类案件。

         放款人存放款项,也可选择自己操刀,为什么一定要过一下银行?

      事实上,无论存款人还是中间人,都想让银行做个“兜底的”,借“国”字号招牌,确保资金安全。钱转回来了,他们悄悄地收回本息拉倒。一旦放出的钱出了问题,存款户还可以拿着存款手续去银行要钱。钱是从银行“丢失”的,且不是存款人本人取走的,银行若说不清这笔钱的具体流向,就得赔钱给客户。

     挣了,是存款户、掮客、参与操作的银行工作人员自己的。赔了,断链子了,是银行的。

        那么,存款人亲自存进银行的钱,中间人或者用款人怎么能取走?这在于勾结。一种是存款人将密码和身份证复印件这些关键信息提供给取款的人;一种是银行工作人员“协助”取款人获得存款户相关信息。可以进行这类“操作”的,都是办理了“一折一卡”的存款。存款人存进款后,银行给一个存折和一个银行卡,两个都可以取钱。取款的人先称受委托,办一个挂失,将存款人手中的凭证作废掉,然后补办一张卡,就可以取钱了。

八九百万元已被“盗”走

         永济市邮政储蓄就是被这样“操作”的一只“壳”。去年7月28日,永济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对相关“操作”展开调查。

      据“7.28”专案组调查,从去年春天开始到几个月后案件发生,永济邮政储蓄各所共存入此类款项2600多万元。案发时,其中的约三分之一,共八九百万元已被犯罪嫌疑人以假身份证挂失等方式取走。这些款项涉及七八十名存款人,绝大多数来自临汾。

     据专案组工作人员回忆,邮政局的人在2007年六七月间发现,银行卡挂失异常频繁,并在随后报了案。但当时具体“频繁”到什么程度,邮政局的领导发现了哪些线索,则无从查证。时任永济市邮政局局长的赵海仙,最近调任运城市邮政局报刊发行局局长,她对此事三缄其口,称没有市邮政局安排,不会接受采访。

       就在赵海仙任永济市邮政局局长的今年三四月份,多家储蓄所涉及存款诈骗一事正闹得如火如荼,储户闹着要取款,运城市检察院反贪局和永济市公安局的专案组同时介入调查。紧接着,涉及存款较多的两个储蓄所相继曝出新闻——城东储蓄所主任侯敏敏(女)被检方以挪用公款罪逮捕,城西储蓄所主任焦艳(女)出逃。

         此案目前已有杨洁、齐荣飞、陈创佳、邢哲、梅光照、侯敏敏6人被逮捕,现已进入运城市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。另有焦艳和一个南方的资金贩子在逃。

         齐荣飞在与存款人高永全的一次接触中,曾说自己是“给永济电机厂上煤”的老板,表明自己有相当实力。但专案组的调查表明,齐荣飞、陈创佳分别为永济任阳和榆林村人,他们并无实业也不做生意,同样是两个资金贩子。邢哲、梅光照均为浙江人,也是资金贩子。警方介绍,他们将存款提出后,最后放给企业主等人群,收取更高利息。

有些钱侥幸还在银行

     记者调查到的9个实例(均为临汾人)存款过程基本一致:都是由中间人介绍,都为挣高额利息,都被中间人要求“至少要存够三个月”。不同的是,有些人的钱已被取走,有的还没有。

      高永全,2007年5月10日在永济市电机厂邮政储蓄所分别以高永全和冯六梅(高的妻妹)的名字存款20万元、40万元,介绍人为尧都区侯三全。这两笔钱分别在存款当天(10日)和13日被别人(齐荣飞)用另外的银行卡取走。

        陈社杰、张仙宝等4人由杨洁介绍,存入城东储蓄所195万元,案发时,这些钱尚未取走。

    冯玉莲、张双林、李珺等3个人共存入100多万元,其中冯、李二人系由许智松介绍。案发时这些钱尚未取走。

    可以确定的是,后两拨人的钱侥幸仍呆在银行里,是因为案发突然,用钱的人还没有来得及取走。这些储户都承认,他们刚存入钱的当天,就得到了杨洁等人发给的“好处费”。比如,张仙宝存款80万,得“好处费”11万元,冯玉莲存15万元,得“好处费”2万元等。

        据专案组调查,本案中,最终用钱的人要出到的月息高达15-18个点,存款人一般可分得11个点,即每存入1万元,每月得好处110元。其余点数由其他的相关人员分享。

     也有好处费尚未到手的。如李珺,按原来的承诺,她存入25万元,可得3.3万元额外好处,但许智松当时并没有给她。据李珺介绍,许智松现出逃在河南。今年8月22日,许智松还给李珺传来一张手写的“证明”,证明李珺确实没有拿到“应得”的好处费。

谁泄露了存款信息?

        这些贪图超额利息的存款人,在存款并且得到高额回报后,是否和中间人有某种约定,向中间人提供自己的一些存款信息(密码、身份证),是目前各方极其敏感的一个话题。记者采访时,各方的说法都不一样。永济市邮政局现任局长杨冰辉认为,如果齐荣飞等人搞不到密码,他绝对取不出款来。但齐荣飞是从哪儿搞到存折密码的?杨冰辉说,“这你可把我问住了!你应该问问高永全他们:齐荣飞是怎么知道密码的?”而高永全等所有存款人,均对记者赌咒发誓“用人格担保”,他们从未向任何人透露过自己的密码。

      在存款人和邮政局人员面对面质证时,双方各以隐晦的语言暗示:是对方的人出卖了存折上的关键信息。

      如果储户不说出密码,这个“存-取-产生高息”的环节怎么对接?怎么能保证对方拿到自己的存款?而如果邮政储蓄所的人不知情,高永全的钱上午在电机所存入,下午,另外一个人齐荣飞就能在城关所将其“挂失”,再办一个卡,将钱全部取出,这是否符合常理?如果邮政储蓄所与此无瓜葛,城东所主任被抓,城西所主任逃跑又是为什么?

        “7.28”专案组的同志对记者讲,如果储户不透露密码,银行人员“一般”取不出这笔款来。记者问:“那么有没有特殊情况?”这位同志笑着说:“这我就不好和你说了。我不便向你讲述案情,总之每笔款有每笔款的具体情况,很复杂。现在已在起诉阶段了。法院判了之后或许就会明了了。”

      现在的情况是,此案中涉及各储户的钱(指尚未被取走的),如果现在想取款,储户需交19个点的费用押在储蓄所。已有部分人交了这个费用取回了钱。还有人则是费用交了,钱也没取回。另外,一部分资金雄厚的“放款人”,自己把存单收回,全额先支付了储户,再处理存单。这一些,在“行内”就是耍得相当好的金融掮客了。来源:http://chinaacc.px.studyems.com/news51000l/ems6375.html

责编廉毅敏
相关评论
评论者:      验证码:  点击获取验证码
 中华腐败与廉政问题高层论坛研究会 
京ICP备12002389号
Powered by OTCMS V2.72